欢迎登录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风土人情 > 名胜古迹

达尔扈特人

发表时间:2017-01-10 14:25:24来源::《伊克昭盟志》 保存打印关闭

鄂尔多斯达尔扈特部的祖先是成吉思汗的警卫部队。成吉思汗死了以后,由原来的五百户警卫部队守卫成吉思汗陵寝。他们的任务是专门管理成吉思汗的陵寝和有关祭奠工作。达尔扈特部遵照成吉思汗的遗训,永不担任任何官职,也不负担官差徭役。达尔扈特的男人,一生只能做有关守卫成陵和祭祀的事情。父亲教给儿子关于祭祀和管理的各种仪式和方法,学会《伊金颂》、《苏力定颂》、《窝奇特经》。这是他们的专门事业,这项事业代代相传。

关于守护成陵的达尔扈特的情况,《边政通考》内蒙古部分中是这样记载的,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定,伊克昭盟境内,向有成吉思汗园寝,其鄂尔多斯七旗,向设有看守园寝承办祭祀之达尔扈特五百户。此项人户,不作为旗王爷所属,于该盟内择贤能扎萨克一员,专司经理。

达尔扈特不属于鄂尔多斯的七旗管辖,他们是盟旗之内的一个特殊集团,他们叫“爱马克”(部)。达尔扈特的行政机构、组织状况、成员的生产方式等,都和盟旗所属的旗民有明显的区别。

达尔扈特部的最高首领叫济农,是成陵大祭的主祭官。济农的官职是明代设置的,一直延续到清朝。鄂尔多斯部的额璘臣率部落归顺清朝,顺治皇帝承认了额璘臣的济农地位。顺治六年,鄂尔多斯部划分为六旗时,额璘臣被封为多罗郡王。济农仍由郡王旗的扎萨克担任,直到光绪三十年(公元1903年,即额尔肯毕力格承袭郡王旗扎萨克时期)改为由伊克昭盟盟长兼任达尔扈特部济农。济农以下设正达尔古1人,副达尔古1人,由他们两人协助济农统帅整个达尔扈特部。正、副达尔古以下有大达玛勒6人,小达玛勒18人。18个小达玛勒分属6个大达玛勒,平均每个大达玛勒统辖3个小达玛勒。每个小达玛勒管理一个“格西克”的达尔扈特人。达尔扈特的行政体制和蒙旗制度下的一个旗制相比,济农相当于一个旗的扎萨克。但是,这个扎萨克的职务、爵位却特别高,必须由盟长一级的扎萨克才能担任济农职务。开始设济农的时候,济农除负责成吉思汗的祭祀等各种事情外,还有管辖他的所有部属的权力。后来,在一段历史时期内,济农成了管理成吉思汗陵寝祭奠的专门官职。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4年)以后,济农由伊克昭盟盟长兼任,使济农这个官职又成了既是统辖伊克昭盟的实权职务,又是负责祭奠成吉思汗陵寝的官职。达尔扈特部济农、达尔古、大达玛勒、小达玛勒等官职,都各有自己的印章,在他们各自的职权范围内,行施各方面的权力。

达尔扈特的正达尔古、副达尔古、大达玛勒、小达玛勒的职务不是世袭的,是由济农挑选达尔扈特部中有威望,有能力的人任命的。他们平时办理调查属下的户口人丁,分配轮流守陵的人员,筹备成吉思汗大祭的各种工作,分配祭奠时所需用的马、羊。

达尔扈特部分为大达尔扈特和小达尔扈特两个部分;大、小两部中,又各分成9个格西克(相当于盟旗中的佐领或苏木)。两部相加,共有18个格西克。格西克的首领是小达玛勒。

达尔扈特部里,大达尔扈特的9个格西克是蛮乃格西克、太西格西克、太保格西克、乌素斑格西克、窝路惕格西克、哈达格西克、佐磨纳格西克、贺尔奇纳尔格西克、小营盘格西克;小达尔扈特部9个格西克是蛮乃格西克、阿鲁托钦格西克、塔布格西克、拖勒格西克、唐秦格西克、上吉劳庆格西克、下吉劳庆格西克、大布利雅庆格西克、小布利雅庆格西克。

专门祭奠成吉思汗的组织是:大达尔扈特掌管祭祀的礼乐,其中有库呼克(司仪)1人,哈斯卡(副司仪)1人,昏真(司乐)1人,奇尔必(副司乐)1人;小达尔扈特部掌管祭祀的事务性工作,其中有台锡(总管,他的主要任务是管理成吉思汗的遗物),栽桑(副总管),太傅(祭奠时的总指挥),图拉(副指挥)。

在各种祭奠活动中,负责各项专门职务工作的人,都要按照传统的格式和程序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平时还要经常向长者求教,接受老一辈和不外传的古典礼仪,还要负责向后代传授这方面的专门知识。

与成吉思汗陵寝有关的霍洛(宫殿),在鄂尔多斯共有6个,即大伊金霍洛、小伊金霍洛、额西夫人霍洛、苏力定霍洛、上吉劳庆霍洛、下吉劳庆霍洛。大伊金霍洛、小伊金霍洛和额西夫人霍洛,属于大达尔扈特部守护管理;苏力定霍洛、上吉劳庆霍洛和下吉劳庆霍洛,属于小达尔扈特部守护管理。

伊金霍洛的亚门特达(祭祀官员)是世袭职务。他们代代相传,有关成陵祭奠的各种事宜及程序,对外绝对保密。这里的亚门特达共有8人,其专有名称为奇尔贝(斟酒人),古呼格(念“窝奇惕”经的人),太保(点燃火堆的人),嘎斯葛(念“额拉格乐”经的人),太师(管理成吉思汗灵柩上的钥匙的人),再生(负责在祭奠时拉马头琴的人),杭锦(在祭奠时呼号的人),拖勒(在祭奠结束后,手拿银刀割马背子、羊背子的人)。另外,还有1名达柱玛,这是专门供应祭奠时用的酸奶子和奶酒的人。

达尔扈特人.jpeg

达尔扈特部的生产方式和鄂尔多斯七旗蒙古人有很大差异。一般蒙古人是以传统的畜牧业进行生产,到清末和民国年间,由于草原放垦迅速发展,迫使一部分牧民(特别是东部准格尔旗、达拉特旗一带)放弃了传统的畜牧业生产,从事农垦事业。但是,绝大多数蒙古族劳动人民都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达尔扈特人除了在成陵周围的草场上进行一部分畜牧业生产外,他们的一部分生活来源是来自到成陵祭奠成吉思汗的人的施舍。因为成陵是祭奠成吉思汗的圣地,到伊金霍洛来祭奠成吉思汗,几乎是所有蒙古人的共同愿望。凡来祭奠成吉思汗的人,都是尽可能带足金银。这些金银除购置祭品外,一般要全部施舍给成陵。这些金银的最后归宿都到了达尔扈特人的手里。另外,在成吉思汗的遗物中,有五枚苏力定,都藏在郡王旗王府东南23公里的苏力定霍洛。苏力定霍洛的定例是:每逢“辰年”(每经十二年一次)都由达尔扈特护卫着出巡。出巡地区是:郡王旗、杭锦旗1枚;乌审旗、扎萨克旗1枚;准格尔旗、达拉特旗1枚;鄂托克旗1枚。苏力定出巡区域是“不过黄河,不越长城”。苏力定所到之处,蒙古人必须拿出牛羊、金银作为对圣祖成吉思汗遗物的悼念,以示对圣祖的忠诚。牧民为悼念苏力定而交纳的牛羊、金银,当然成了达尔扈特的收获。

达尔扈特人为了增加自己的经济收入,常常以祭奠成吉思汗募化祭品的名义到大漠南北的所有草原去募捐。募捐人动身前要经过济农的允许,带上经济农批准的护照注册,再带上成吉思汗的画像或成吉思汗的宝剑、成陵上的一件祭器,便可以到蒙古人聚居的草原进行募捐了。牧民们见到这种募捐的达尔扈特人,都要尽力拿出自己的牛羊、金银交给达尔扈特,以表示自己对圣主的虔诚。蒙古人向达尔扈特交的这些牛羊、金银,除用一小部分给成陵增添一些祭品外,其余的部分均由达尔扈特按照职位等级分配。

民国30年(公元1941年)2月达尔扈特部落的组织机构是:

济农由郡王旗扎萨克和硕亲王图布升吉尔格勒兼任;正达尔古是巴图那顺;副达尔古是宝音扎巴。

当时的6个伊赫(大)达玛勒是:宝锁、鲁勒玛济布、孟和、赛登、阿尔宾巴雅尔、巴雅尔达来。

各伊赫(大)达玛勒所属的巴嘎(小)达玛勒,格西克,户属及人口情况是:

大达玛勒宝锁下属小达玛勒巴达拉呼,他的格西克名称叫蛮乃;有59户,283人;小达玛勒巴彦托图呼,他的格西克名称叫太西,有43户,176人;小达玛勒沙彦各布,他的格西克名称叫太保,有36户,176人。

大达玛勒鲁勒玛扎布下属小达玛勒陶布奇,他的格西克名称叫乌素班,有29户,162人;小达玛勒阿尔宾巴雅尔,他的格西克名叫窝路惕,有42户,142人;小达玛勒察汗其老,他的格西克名叫哈达,有10户,46人。

大达玛勒孟和下属小达玛勒阿勒格啦勒,他的格西克名叫佐磨纳格,有25户,93人;小达玛勒巴雅尔,他的格西克名叫贺尔奇纳尔,有29户,105人;小达玛勒扎古纳顺图,他的格西克名叫小营盘,有15户,58人。

大达玛勒赛登下属小达玛勒阿沙瓦尼,他的格西克名叫蛮乃,有10户,53人;小达玛勒哈拉占,他的格西克名叫阿鲁托钦,有10户,50人;小达玛勒巴布多尔齐,他的格西克名叫塔布,有7户,41人。

大达玛勒阿尔宾巴雅尔下属小达玛勒朝勒蒙,他的格西克名叫拖勒,有38户,179人;小达玛勒宝勒苏,他的格西克名叫小布利雅庆,7户,33人;小达玛勒敖力布桑布,他的格西克名叫大布利雅庆,有11户,63人。

大达玛勒巴雅尔达来下属小达玛勒托秦僧加,他的格西克名叫唐秦,有32户,140人;小达玛勒格西巴音,他的格西克名叫上吉劳庆,有16户,71人;小达玛勒阿尔并,他的格西克名叫下吉劳庆,有34户,221人。

1949年的达尔扈特部落共有6个大达玛勒,18个小达玛勒,18个格西克,462户,2071人。而历史上的达尔扈特人,总户数为500户,总人口约2500人。到1987年,伊金霍洛旗有250户;其中成陵四周的霍洛苏木有183户,893人。另有250余户,1300余人,散居在鄂托克旗、乌审旗、准格尔旗、杭锦旗。

达尔扈特部虽然属于鄂尔多斯的组成部分,但与盟旗组织不同,为盟旗制度中的一种特殊情况。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