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图像鄂尔多斯 > 人物

奇子俊

发表时间:2018-04-18 17:35:54来源:《伊克昭盟志》(六)(卷四十三 第一章) 保存打印关闭

 

奇子俊 副本.jpg 

奇子俊(1901-1932),蒙古族,成吉思汗后裔。蒙名热布腾拉不登,出身王公贵族,人称“二少爷”,曾为王府西协理。伊克昭盟准格尔旗人。自幼在其父那森达赖设的专馆延师习文,蒙汉兼通。他相貌英俊,声音宏亮,俨然一员武将。

奇子俊青年时期曾携巨款外出“见识世面”。结识了许多有识之士。在太原时,府谷的李恭儒、刘天明等正在念书,都成了他的“乡亲”。又通过他们结交了创办工业学校的赵守钰及其学生范云轩、张子俭等。除了资助他们学费,还经常赠送礼物。因而集成一个“小集团”,把他拥为青年“领袖”。当时,正值大革命前夕,李恭儒、刘天明、范云轩等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奇子俊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曾到过苏联,回国后又到了太原。当赵守钰脱离晋系追随冯玉祥时,奇子俊、李恭儒等便甩开阎锡山投靠了国民军。

民国13年(1924年),奇子俊又携巨款到北京,为其父活动盟长职务。面对风起云涌的革命风暴,他热衷于结交当时的进步人士,使得那森达赖放弃了当盟长的设想。由当时在京的赵守钰引荐,奇子俊认识了于右任和孙岳。于右任出国去日本时,他慷慨解囊,一次送给5000块银元的盘缠。民国19年(1930年),经于右任举荐,奇子俊当上了国民政府监察委员。还通过孙岳见到了国民军首脑冯玉祥将军,弄到了一个豫陕甘剿匪司令部骑兵团的番号。其父以此为他招兵买马,选拔15-30岁的蒙古族青年近600人,民国14年组成“新军”,编成4个连。连级以上官佐基本上都是他在太原结交的晋、陕两省的汉族朋友。准格尔旗的这支“新军”,由冯玉祥拨给的俄式77步枪500枝、数十万发子弹武装起来。军服是他自己出钱,从北京定做的。当年,冯玉祥又成立一个蒙旗民兵训练处,委任他为处长,把隶属国民三军的豫陕甘剿匪司令部骑兵团拨归国民一军指挥。不久,冯玉祥接受中共的建议,在蒙旗民兵训练处的基础上,又创办了内蒙古军官学校,由中共党员王秉璋任校长。准旗的新军改称蒙旗民兵训练处骑兵团后,仍由奇子俊兼任团长。翌年阎冯战争后,新军被赶出山西,奇子俊到神木住了一个多月,经李恭儒、刘天明介绍认识了陕北最早的中共党员王兆卿,接着又去拜见冯玉祥,被委任为国民革命军北路军蒙边第一路军中将司令。后来,奇子俊带着准旗新军参加了冯玉祥的五原誓师。

奇子俊在北京期间,还结识了伊克昭盟追求民族民主革命的领袖旺丹尼玛和独贵龙运动的领导人席尼喇嘛。随后,他与席尼喇嘛同往乌兰巴托,受到乔巴山的接见,并被吸收为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党员。民国1410月,同席尼喇嘛一起在张家口参加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并出席了该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此期间,奇子俊结交了中共着名活动家赵世炎、乌兰夫、李森等。“4·12”事变后,内人党中央到乌兰巴托召开特别会议,研究在困难形势下坚持革命斗争问题。奇子俊作为伊克昭盟的代表出席了会议。会议期间,批判了白云梯等人的机会主义,改选了内人党中央领导机构,奇子俊当选为新的中央执行委员。当内人党领导人旺丹尼玛、席尼喇嘛被害后,为恢复内人党的革命活动,民国19年,召开秘密特别会议,成立了内人党伊克昭盟党务局,奇子俊当选为主席。

奇子俊寻找出路的过程中,深感蒙旗制度的落后,立志兴办学校培养人才,并在北京的一家晚报上登出招聘教师的广告。在慕名而来的诸多有志青年中,选拔了皮仲义、贡端升、祁樵忱(女)、马子祥等外籍教师。在全旗摊派集资1万多元钱,办起了“准格尔旗同仁中学附属小学”,意为蒙汉学生一视同仁。奇子俊自兼校长,任韩裕如为副校长。这是土默特学校后,在绥西塞外草原上建起的又一所蒙旗学校。

奇子俊主张“台吉、平民一律平等”;对蒙旗王公制度和封建统治习俗极为蔑视,他带头抛弃下跪磕头的礼节,实行脱帽鞠躬;让他父亲以身作则,在全旗率先剪掉了辫子;责令穿着满清衣帽顶戴的准旗仕官,把花翎帽子和黄缎马褂全都扔进黄河;废除了准旗让群众自带口粮给召庙加工米面的无偿劳役;保送一批准旗青年外出深造。这在当时确实难能可贵,开创了全盟一代新风。

奇子俊还给准旗的台吉创造出一个简单的汉姓,采用成吉思汗的“奇渥温·孛尔只斤”的第一个“奇”字作姓,并带头起汉名。从此,准格尔旗和鄂尔多斯的台吉户群起效仿,全部姓了“奇”,一直延用至今。

民国21年(1932年)阴历正月初四,奇子俊在奇寿山发动的准旗政变中不幸遇害,年仅31岁。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